商婚,一场真爱速跑,还是一个金钱游戏

编辑:凯恩/2018-12-01 13:52

  一、商婚,一场跨国爱情买卖

  ?二、“商婚”在法律上的定义

  但不论怎样,“假结婚”也好,“商婚”也好,都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本质上也属于违法行为。利用这种方法来快速移民,看似便捷,但是否真的没问题呢?

  

  (图片源于网络)

  “商婚”移民,现在政府已经发现了这个漏洞,出台了针对婚姻类的移民政策,“商婚”一旦被发现,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在过去三年里,约有750份配偶签证因为违反了签证规定,例如做出虚假申报,提供了不真实的个人信息,或者因为申请人的犯罪记录而被取消。移民代理律师表示:“20多年来,商婚从未间断过,反而数量呈上升趋势。甚至,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随着澳大利亚新移民法律条例的改变,商婚一旦被发现,那么,通过商婚而获得的澳洲永久居留身份就会被取消。去年,澳洲移民局就取消了1000多人的配偶签证,并且将这些人驱逐出境拉入黑名单。还有那些帮助别人安排假结婚的非法中介,都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惩罚。

  上文中的Mashru两夫妻分别被控扰乱执法等50多项罪名,且面临10年监禁。

  “商婚”一般指男方或女方为达到移民要求,会找一名当地异性“结婚”。婚姻可真可假,重点是双方都可从中得利。这种地下交易婚姻一直存在,甚至可以说在移民圈中已经成为一个半公开的事实,用Google键入“澳洲?商婚”?关键词,立马跳出了800多万条搜索结果。

  其实,商婚的风险一直在增大。通过商婚办理永久居留是一条漫漫长路,假结婚的当事双方如同惊弓之鸟,始终担心着被移民局发现这段虚假的婚姻关系。

  移民部长Peter Dutton表示,申请人只有在与澳洲公民维持两年持续且真实的婚姻关系之后,才能够获得永久居留权。澳洲政府发起的联合数据匹配行动将找出那些以欺诈手段取得配偶签证的人。在该技术的监督下,已有数百名外籍配偶因为假结婚而被撤销了签证。但移民专家认为,要真正抓住婚姻欺诈并不容易,对那些熬过两年等待期的家庭,移民局在检查婚姻关系的真实性方面做的还不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商婚”升级版1:“雅思新娘”?

  最近,一种新的“商婚”模式出现了。澳媒近日首次曝光存在“雅思新娘”且呈上升趋势。

  所谓的“雅思新娘”,一般是来自贫穷的社会阶层,但是她们英语能力很强或者是个学霸,雅思能够考到7分。而男方一般来自富裕的社会阶层,父母希望他们能够移民,但孩子英语不过关。女方直接申请到在澳大利亚或者其他移民国家念正规大学;男方与女方登记结婚,男方家支付留学费用;同时男方获得陪读签证,完成移民国外的第一步。

  目前,移民局还未收到直接定义为“雅思新娘”的投诉,但移民局一位发言人表示,澳洲已经存在这样的结婚欺诈,但是因为人们大多惧怕被遣返、被家暴而导致很多当事人选择沉默。?

  四、“商婚”升级版2 : ?“邮购新娘”?

  主要因为新技术且筛选过程严格,新的审查措施导致拒签者增加了46%,此外,慑于审查而撤回的签证申请也增加了17%。2017至2018年财年最新数据显示,下降最大的是家庭类签证,特别是配偶签证,人数下滑几乎达15%,约47732人。

  这里的“邮购新娘”指,澳洲居民可以通过网站,选择海外新娘,就像海淘商品一样简单,但风险在于一旦她们进入澳洲就可能抛弃他们的配偶。数据显示,每周有超过900名外国人以配偶签的身份移居澳大利亚?,累计起来每年大约有48,000名外国妻子?(有时是丈夫,但少量),这引发了政府对“邮购新娘”的担忧。

  

  二、“商婚”在法律上的定义

  (图片源于网络)

  澳洲之所以热衷于“邮购新娘”,有非常多的原因。

  Chetan Mashru和Divya Mashru是一对印度夫妻,他们在做移民中介生意的同时,干起了’地下媒婆“的勾当,两人在一年内总共操办了16次婚礼。他们的盈利模式很简单,为了让印度同胞拿到身份,于是牵线搭桥,找澳洲当地人结婚,然后从中大捞一笔。然而,这些有着澳洲身份的单身男女只是“演员”,他们大多为了钱而同意配合夫妻俩演戏。那些“演员”会先收到一笔5000澳元的订金,接着,每个月还会收到1000澳元,直到办理配偶移民的假配偶拿到PR为止。

  首先是地理优势,澳大利亚与亚洲非常近,方便追求亚洲新娘。

  第二个是文化优势,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澳大利亚男人通常表现出更强文化包容性和开放性。

  三、“商婚”升级版1:“雅思新娘”

  再有,从法律角度来看,“邮购新娘”其实原本和跨国网恋一样,是合法的。只是被一些不法分子披上了金钱和利益的外衣,而变了味。

  1. 澳洲人为何海淘“邮购新娘”?

  笔者随意Google了?凤凰彩票(fh643.com)“mail order brides”,就能发现几百个不同国家的邮购新娘网站,也有一些被称为“电子新娘”(e-brides),从照片来看,这些新娘大多年轻貌美。

  60岁的西蒙就是通过泰国E-brides网站,找到了自己现在的妻子。当记者对他进行采访时,他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爱意,一五一十地坦言当年那个年过半百的他,是如何觅得自己现任妻子。

  记者:你是怎么找到现任妻子的?

  西蒙:我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当我看到我的朋友娶了一个“邮购新娘”,而且过得很幸福,所以......我登陆了这个泰国“邮购新娘”网站。

  记者:娶这个老婆,你一共花了多少钱?

  西蒙:我大约花了16,000澳元。“新娘目录”不是任何人都能浏览的,看一眼新娘列表花了我110澳元。除此之外,网站还要收取我20-100澳元不等的翻译费,因为大多数“邮购新娘”不会说英语。但我特意找了一位会说英语的泰国女子,所以我不需要支付翻译费。

  

  记者:结婚前,你去泰国看过她吗?

  过去,虽然澳洲政府对配偶移民的政策审批不断严格,但依然有很多人通过假结婚,也就是商婚的方法办理澳洲永久居留身份,其中不乏华人、越南、印度、马其顿等国家的人的身影。那么,人们为什么铤而走险选择“商婚”?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商婚”真的就不受法律约束吗??在澳洲,又出现了那些“商婚”的新模式?“商婚”死灰复燃,监管机构又该如何应对?

  西蒙:是的,?我去了。我想和她的家人亲自见个面会更好,所以我在2012年1月去了泰国。那次旅行一共花了我8000澳元。我觉得她和她的家人很和善也很喜欢我,然后这件事(指结婚)就算定了。凤凰娱乐(fh643.com)

  记者:方便问下你和你妻子的年龄吗?

  西蒙:今年我60岁,她39岁,所以我们相遇时(2012年)我54岁,她33岁。

  记者:她的家人会不会觉得你们年龄差距太大?

  西蒙:对我来说,年龄不是问题。在泰国,老夫少妻也很常见,所以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记者:文化差异呢?你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吗?

  四、“商婚”升级版2 : ?“邮购新娘”

  西蒙:一开始,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刚结婚时,她不会和我同桌吃饭,经常等我回卧室看电视时,她才独自一人在厨房吃饭。她内心觉得她是我的女仆或奴隶。但我告诉她,你是我的妻子,不需要事事顺从,逐渐地,她改变了,现在一切都很自然。

  五、“邮购新娘”衍生出的各类问题

  记者:她在澳大利亚能找到工作吗?

  前言

  西蒙:她曾经当过按摩师,但我希望她在家做一名全职家庭主妇,我有这个经济能力。

  

  记者:介意问问你每年赚多少钱吗?

  西蒙:我年收入是15万澳币。事实上,我没有必要娶一个“邮购新娘”,因为我相信很多澳大利亚女性都喜欢嫁给像我这样收入稳定的人。但我不是一个善于社交的人,我讨厌参加派对,不喜欢和人交流,这也是我第一次婚姻失败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更喜欢到泰国找“邮购新娘”,这种方式非常简单明了,而且也可以找到自己心仪的妻子。

  事实上,移民局会对申请配偶移民担保的夫妻进行突击检查,发现有些夫妻一看就很假,就会对他们进行审问。本来就做贼心虚的假夫妻,立刻露出马脚。并且供出了一大批相关人员,还表示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在结婚登记处,此前没有任何交集。

  记者:和“邮购妻子”的婚姻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西蒙:除了语言,她已经会些简单的口语。我认为唯一的挑战来自我的孩子们。我和前妻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的子女担心她和我结合是为了钱,更怀疑她可能私底下往泰国寄钱,所以他们一直都不信任她,更提不上接纳。

  记者:能看看你妻子的照片吗?

  阅读导航

  西蒙:当然。

  说着西蒙拿出一张泰国美女的照片递给记者,她是一个拥有棕褐色皮肤的漂亮女人,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更年轻。

  另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就不像西蒙那么幸运了。劳伦斯·沙维(Lawrence Shave)是一位74岁的福音派五旬节牧师,我们且称他为老沙。

  老沙来自珀斯南部,五年前,他与一名乌克兰女子相识相恋,他以为找到了真爱,一心迎娶她回到澳洲。不幸的是,2年后,乌克兰小妞劈腿和别人跑了。去年,老沙再次通过SingleBridesAgency.com相亲网站登征婚广告,?“寻真爱,年龄20-44岁,俄罗斯女子优先“,该网站专门针对东欧女性。

  有人认为,这种所谓的寻真爱无非是在钻政策的空子。?用一纸签证换来的爱情,自然不会牢固。?74岁的老沙也是明白人,想找比自己小30岁的老婆,只能从外国“邮购”了。但老沙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寻觅爱人,目前他仍然在苦苦寻找具有旧家庭价值观的特殊基督徒伴侣。

  移民专家表示,一些是来自亚洲的女性,特别是越南和菲律宾,他们经常会寻找澳大利亚男性,以便可以摆脱贫困线上的生活。

  在1996年,在要求配偶申请人证明存在真正婚姻关系之前,有一名叫Gellie的男子曾试图担保九名菲律宾新娘,但却没有发生任何婚姻关系。这类最常用的手段是,嫁给澳洲人,抵达澳大利亚,马上离婚,然后将他们留在国外的伴侣接到澳大利亚,这种移花接木式的婚姻关系在当时的澳洲并不少见。

  ?五、“邮购新娘”衍生出的各类问题

  ?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Australian 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所长Bob Birrell表示,现行的配偶移民政策可能存在被滥用的行为。

  Bob Birrel认为,配偶移民政策有诸多薄弱环节。其一,任何18岁以上的居民都可以成为配偶签的担保人,年龄设置过于低龄。其二,对配偶的经济能力或财产安全没有任何评估,存在风险。其三,失业者也可以做配偶签担保人,门槛太低。“即使他们没有工作,也可以靠福利生活。再说政府根本没有对配偶签申请人的工作和生活能力做评估。能不能交流,有没有生存技能?还需要画个问号。”?Bob Birrel?说。

  数据显示,有近5万人占去年移民人数的四分之一,以新娘、新郎、未婚妻和同性恋伴侣的身份取得了签证。最大的外籍配偶来源国是中国、印度、英国、菲律宾和越南。虽然配偶签证的申请费高达7000多澳元,但依然很受欢迎,现在有数万名申请人正在等待签证结果。

  

  最新移民数据显示,澳洲年度永居移民吸纳数量达到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虽然上个财年的吸纳上限仍然是19万人,但实际上只吸纳了16.3万人,创十年来新低。

  (图片源于网络)?

  移民局表示,政府能做的只是去调查婚姻关系是否存在,但为了逃过监管,有些关系并没有像申请人描述的那样真实。将来,如何深入调查,如何反复验证,需要进一步思考。澳洲人口专家则呼吁制定更严格的配偶移民政策,以确保获得签证的人会说英语,能够融入澳洲社会,并参与工作。

  此外,由于这种关系有著明显的买卖婚姻的倾向,并且婚后女方和娘家基本断绝来往,一些“邮购新娘”通常在家中地位较低,不少“邮购新娘”会受到丈夫或夫家成员的虐待。加上她们和当地文化、语言上的隔阂,常受到歧视。而且,由于在结婚前男女双方通常只有几次见面接触的机会,彼此了解不深,婚后可能因为性格不合而出现问题,甚至离婚。

  END

  一直以来,这类婚姻模式处在比较灰色的地带。但可以预见的是,当婚姻与商业行为挂钩,它所带来的后果,变得难以预测。商婚最主要的目的是得到更好的生活,可讽刺的是通过商婚这个途径而获得的生活,可能并不如人所愿。当婚姻被裹挟着真爱的外衣,却玩起了一个又一个金钱的游戏,我想人们需要更多一份警醒,而监管部门则应加强执法监管力度,莫让“商婚”死灰复燃。